语言 Language |

CASTC│中方主席王济武:论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

2018-03-13 16:23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:

   《论清华麻将在控股型公司治理中的应用》一文,吸引了不少人阅读传播,让我很意外。麻将只是雕虫小技,也并非主流文化,我本意是以小见大,以乐趣显庄重,重心是阐述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的思想。

   一、何为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
 

   局有两个意思,一是棋盘、棋面。如局势、局面、胜局、败局、僵局、残局等;第二个意思是各种能量要素的集合。如饭局、酒局、牌局、骗局、赌局、政局等,可引申为多种气场、能量汇聚到一个有边界的框框范围里。紫微斗数中,格局就特指本宫三方四正官之类群星组合的一种结构图,分出凶局与吉格,进而据此进行星象预测。

 

   格就是“格析”清楚的意思,是否格清,包括从高度、广度、深度、细度与时间长度的全面格析。各度的差分就是“格局”的差距。有“格局”的人就是站位更高、眼界更长、钻研更细、拎得更清,时间轴拉的更长。

 

   局首先要格析清楚准确,然后才可以开局、布局、做局、控局、收局。基于对“局”格析的数据,如何有效正确高效的开局、布局、控局、收局,获得想要的“结局”,就是策略。策略有着高下之分,但基础是对“局”的“格”。

 

   “协同”的初级含义是局中”人”的分工协作,分工协作的高级状态就是团结一心,各司其职,众人拾柴火焰高,量才为用,人与位匹。因此,好的领导者首先是伯乐,知人并善任,能识人之才,包括避人之短,理解、尊重、用好人性的光辉与弱点。知人并善任,即把他人放在一个正确的局的组合中。其次,“任人唯贤”、“用人不疑”只是初级水平,包括内举不避亲,外举不避仇,有魄力、有眼光地提拔新人,等等。

 

   现实中,人中贤者少之又少,即便贤者也有贤者的不足。至少世界上没有系统全面的“全才全贤”。领导者真实面临的局面就是“人就是人”。高级的领导者应当世事洞明、人情练达,实际是逼近“人性”。贤愚皆用,良善皆用。但要通过组合,匹配优劣,通过制度与文化激发人性的光辉,抑制人性阴暗面。

 

   “协同”的高级含义是把局中各种要素,包括人及人以外的要素进行组合。战局中以弱胜强的名将往往是在做到初级即统兵励将的基础上,把战场环境中其它要素组合进来,改变敌我双方力量对比。弱不可能战胜强,但基本军力之弱,再组合上其它要素,也可以变强。如诸葛亮借来“东风”加上“火”;关羽挖来“水”淹七军;谢安、谢玄吓跑苻坚80万大军的“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”。或者是借用其他力量减弱了敌军力量。如曹操偷袭乌巢,断袁绍粮草;司马懿断马谡街亭之水;王阳明搞政治攻势心理战瓦解宁王十万叛军,古之名将最牛陈庆之的白袍军5000人胜敌百万,横扫中原,靠的就是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。

 

   陈庆之并非名将出身,只是长期陪同梁武帝下棋,掌握了“格局”能力。当他第一次带兵上阵时,5千对十万,他心中只是在局中的白棋黑棋,并无绝对多寡。善用格局,善用兵力外的力量,自可变弱为强,变强为弱。

 

   “协同”的最高级状态就是“心中无敌”,除了自己人尽其才,各司其位,团结一心。除了战局中各种其它要素为我所用。甚至可以引用格局,调动敌人,以敌助我。“好船家会使八面风”,即使侧风、逆风、亦可为我所用。阳明先生引用孟子名言,“万物皆备于我,反身而正,乐莫大焉”。其中也包括对手政敌也备于我、助于我。敌人一心害我,如何助我备我?必须通过更大的格局,通过敌人全力的“敌对”行为,在大格局演变中,变幻到终局,结局时成为助推格局向我方目标演变的一环。但需要“恰恰”之机,进行正反风向、正负能量、“正反态”的转换。格局是多要素、多能量的集合,不是比强弱好坏,比的是“大局”向哪个“终局”演变。其实《易经》通篇都在讲“态”与“态”的转换。

 

   博弈不简单看成双方力量的对比与消耗,而把胜负看成一种“态”到另一种“态”的转变。当日本舰队攻击珍珠港获得大胜之后,东方战场就拉开了大胜大败转变的骨牌,借敌之力布局、造局、控局的第一高手当是毛泽东。

 

   新中国建立后,在美苏争霸的雅尔塔格局中,中国既弱且贫,新中国目标是强国崛起。放至1949—2009的60年大周期,放在全球力量转变的态势中,才能理解的格局与布局,特别是内、外“协同”,协同的高级状态就是把敌我力量都用上。在空间广度与时间长度上实现目标。

 

   朝鲜战争是打开大转向的引子。毛泽东深思熟虑,强行派兵入朝,协助弱的苏方与强的美方在全球博弈中形成了僵局与对峙之局。令美方必然主动扶持日本,而苏方必然积极真诚地扶持中国的工业化与强军,美苏都是为了自身利益武装对峙前沿的中、日,也包括东西欧,这就是“156项工业项目”与“马歇尔计划”的真正动力。越南战争,中国联越联苏抗美与后续的邓小平联美打越耗苏,实际也是格局变幻后的劫材之战。第一次打败了美国,使苏联如日中天。毛再与被打服的美方联手反修苏并开局了对美开放。(对外开放主要是对美开放,与美合作。)

 

   朝战、两次越战加上阿富汗战场上的结局,就是美苏对峙,中国借力崛起。其间毛泽东及继承者留下港澳不收、炮打金门、搁置钓鱼岛争议对日友好,发明、发动“第三世界”等等都是全球格局下协同思想的策略。毛泽东多次提到不争一时一地的得失。就事论事总有异议,延长纬度,一目了然。

 

   从对内“协同”上分析,新中国的主要目标是短时间内完成工业化,除了朝鲜战争后借苏之力,越战后借美之力,主力还是要靠内力。工业化重工业化需要巨量的资本,从“工业化”与“资本”两个点上才能梳理出毛所干的几件大事:土地革命,人民公社,大跃进,反右等,仅从积累资本完成工业化角度分析,中国存量的资本:地主、农民、知识阶层、新中国官员阶层,通过持续的运动与革命,基本完成了几乎所有存量价值,增量价值,除维持基本需求外,全部投向了工业化,特别是重工业化。

 

   土改,人民公社,反右时期完成了部分工业化。文革中,也完成了两弹一星。大学停办,知青下乡,同时将省下的教育资源用于大办中小学,普及了初等教育,完成了广大农村的教育普及,为大规模工业化完成了工业人口储备。革命过程中,各阶层通过巨大的几乎全部的牺牲,为中国创世纪的工业化完成了积累。

 

   强敌环伺,一贫如洗的中国崛起,既是奇迹,也是人谋,是长周期坚定清晰也冷酷的格局转变。

 

   在残酷多变的格局下,以弱胜强的另一位大师是斯大林。虽然他在俄国褒贬不一,但毛泽东尊重他。他也确实在1924-1953年的30年内,把俄国从世界前10带到了世界霸主的地位。他的主要成就有三:

 

   1. 用10年时间,完成俄国快速工业化。也类似进行了集体农庄(人民公社)改革。对外同样十分重视与美、德资本的合作,如哈默博士。

 

   2. 在残酷的二战格局中,纵横捭阖,完成了格局转换。从被围攻的“弱”国,反胜为多助的“胜”国。

 

   3. 二战后,推动雅尔塔体系形成,推动苏联成为霸主。

 

   苏联工业化与中国工业化都是奇迹。苏联从遭欧美日围攻,随时颠覆,到成为战胜国同盟。期间,与德国的和与战;与日本的战与和;对波兰、芬兰的出兵,都是改变格局的推手。从鼓励金日成冒险,到当联合国大会讨论朝鲜战争时,苏联代表“意外”缺席,直接导致了联合国军入朝,从而把中国推向了前线,为苏联构筑了有利的东方格局,并借机稳固了欧洲格局。斯大林搞的“共产国际”,甚至内圈的苏维埃联盟(苏联)本身,与毛泽东发动“第三世界”,上可追溯到周文王,如出一辙。都是在天下格局中布局“地利”、人和”等“天时”。斯大林的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实现了苏联崛起。他的后继者恰恰是在格局上出错,迅速走向了崩盘。

 

   推崇“阳明思想”的日本明治维新集团,明确坚定的联英学德,攻饿攻清。看似以弱抗强,实际是构造了“胜局”。与之对应的偷袭珍珠港则是败局。90年代经济上与美争霸,98年亚洲金融危机,以邻为壑,看似自牛且自保,但正是格局策略的低下,倾覆了“强大”的自己,助推了相对“弱”的中国获胜并崛起。

 
   二、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与《周易》

 

   清华的校训“厚德载物、自强不息”源自《周易》。我从大学起开始学习《周易》,并与《老子》、《黄帝内经》等结合阅读,读了无数遍,既感博大精深,又常问《周易》到底要说什么?

 

   孔子读周易韦编三绝,并从中提炼出天命与君子思想,修身养性,替天行道以成儒家。老子从《周易》中提炼出天道地道人道的变化规律以成道家,儒道两条线构成了中华文化传统主流,因此《周易》是中华文化之源。推论下,《周易》本是周室秘笈,外人看不到。周公带到鲁国,孔子得见,见之爱不释手。老子本是周室图书馆长因而得见,秦将喜问秘笈,老子按自己的理解写了五千字,大概就是欧阳锋抓住黄蓉逼她写《九阴真经》的场面。

 

   《周易》之前,就有夏商的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,周易是在他们的基础上推演丰富,文王拘7年,每天在狱中拨一些筹草摆来摆去,演算周易,难道就是为了著书立说,影响中华文化?周文王不是马克思,也不是孔子、老子,他是有抱负的政治家、军事家、谋略家,因此,《周易》实际上是他在狱中,利用《连山》《归藏》的演卦原理,以文化著作的面目,而非军政著作,推导出周灭商及周灭商后治国的总策略、总方针。

 

   《周易》真正的构思,正是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。

 

   ① 在天地人的格局中推演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的全维格局图,累积人和,布局调动地利,等待天时而灭商。

 

   ② 厚德载物、自强不息是周王的内外执政指引,自强不息、代代奋进、全民动员、容易理解。厚德载物的案例,包括协助友好小国,替邻国主持公道解决纠纷,厚待吸引外来人口等等。以“德政”厚待天下之民,以得“人和”。

 

   ③ 周的基本国策,封建制与井田制,在周“易”中均已指明。

 

   井田之局,九田一井一村是周的基本基层社会单元。九田中间之公田是周九分之一税制。封建之制是周灭商及统领天下之后的有效布局,“全国一盘棋”治理与协同模式。“封建”制度创自周的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,终于战国到秦始皇的“郡县”集权制。“封建”就是分封建国的布局模式。

 

   ④ 周礼体系是“易”在人群社群的体现。君子小人之别,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行为模式,《易》也是统治阶层特别是周室贵族即“君子”的教科书。

 

   中国古史由儒家编写,孔子读易后抽象了“君子”价值观。用“春秋大义”的笔法,恰恰掩盖了真实历史中的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,令读者茫然。回到文王本义,回顾几个历史中疑案,用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的思想梳理,自然了然于心。

 

   1.泰伯奔吴与天下三分有其二

 

   周室有三位优秀的王子,从春秋大义的价值观上看,泰伯奔吴是老大让贤下江南,老二孝顺去湖南衡山为父采药,老三季历即位。放回到历史场景中,商对正在变强的周既用且防,老三是商王外甥,即位可安商心。老大老二也可理解,各率一支队伍挺进大别山,加上其他措施,如周王在故地山西也派了一支子弟驻扎发展。实际正是围商布点布局的一部分。事实上,当周协同了天下三分之二的力量时,就准备灭商了。武王第一次会盟后,又解散,实际是“人和、地利”已至,“天时”未到。随后的“天时”是发生了“东夷之乱”,商军主力被调动了去了东夷,周军及盟军才由由西向东进攻,东夷为何神助攻?是否正是泰伯奔吴的效果。

 

   2.郑和为何七下西洋

 

   雄才大略的永乐帝仅仅为了找一个人派出庞大的舰队?不会把要找的人吓跑?仅仅为了向外部宣仁教化,图个面子与乐子?成本是否过高?受众是否较low?

 

   真实历史是,另一位雄才大略的蒙古领袖帖木尔正从中亚崛起,正率领四十万精锐自中亚杀向玉门关。永乐的策略不是组织人马驻守玉门关守城硬拼,而是派出舰队以诺曼底登陆,仁川登陆的方式,迂回到西亚包抄帖木尔。类似张骞通西域,但格局更大。明帝国需要协同联盟的主要是阿拉伯力量。因此明军统帅郑和才恰好是位回民。波斯王室资料才会描述明帝信仰回教。这一大格局的结局正是帖木儿因后方危机,停驻阿富汗区域,未能东进。其死后,其孙带残余部众南下进占印度,建立了“莫卧尔(就是蒙古)”王朝。无视格局,无视强大的帖木尔,纠缠于“义”的价值观,正是传统儒家的系统盲点。

 

   明朝后期的外部威胁主要是东北亚,日、清方向,郑和舰队自然解散。

 

   伟大统帅周文王、永乐、王阳明、毛泽东总是在大格局中,找到阳明所说“恰恰”之点发力,推动格局演变,越打越顺,夺取胜利,丢失了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思想的统帅,则总是在死守、强攻、拼耗中而失败、或衰亡。

 

   春秋大义的思想既掩盖了《周易》的大略,也令其教化的决策层丧失了格局。

 

   三、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与清华麻将

 

   1.麻将与郑和

 

   麻将产生于明代,已在全球华人中普及,关于它的起源有很多版本,我更相信它产生于郑和舰队的太仓基地。

 

   太仓主要是粮仓,为守护粮仓,设置了“打麻雀”的部门。

 

   部门主管:麻将,即主管打麻雀之将。麻将牌就是挂在墙上的业绩表

   筒:即铳,即火枪。点炮叫“放铳”即是开枪打鸟

   索:打下鸟雀的数量1-9索

   万:打鸟雀根据数量奖赏之钱,1-9万钱

   中:打中即红中,见血

   白:未打中,光板,白打

   发:打中,即发财

   风:射击准度的考虑因素

   叫听(扣听):即上枪扣,准备放铳

   碰:枪声

   和:总司令官郑和的名字。“胡”是“和”字的闽广方言发音。明海军舰队的主力应该是闽人、广人为主,其后福建的郑成功家族接替了海洋力量

 

   左宗棠大军征伊犁归来途中,军士自娱发明了“京韵大鼓”,郑和舰队数年在海上航行,军中演化出“麻将牌”游戏十分正常。正如扑克K、Q、J等都是凯撒、查理大帝等。象棋也明显产生于刘邦、项羽之间的对峙兵阵。麻将产生于军中游戏更合逻辑。

 

   2.我与麻将

 

   我本人从上清华大学才开始学习到麻将,只是浅尝则止。毕业后在京工作学习打“京麻”推倒和。回老家过年与父母打打苏麻“进园子”,在香港生活时偶尔打下“广麻”。

 

   早期,我看麻将,一是打发时间的游戏,二是一种小赌工具。我一不好赌,二不爱白浪费时间,因此并不喜爱。我在清华5年保持了从未玩过扑克的记录,还能做到室友午间扑克,我能自然酣眠。我在大学的时间全部用在了“4S”上:

 

  ①  Study。与大部分同学不一样的是我按“边际效用”理论,认为专业功课60分以上边际成本递增边际效用递减,而多维度学习知识正好相反,因此大量地课外“闲”书阅读基本做到一周至少5本书,用坏了两个借书证。基本读遍了清华图书馆社科类藏书,我自认是读了不少书。

  ②  Sport。

  ③  Social。大量参与了学生会、团委、文学社、科协、法律协会等社会活动。

  ④  Sleep。

 

  我在2004-2012年,保持了8年从未打过一次麻将。真正打麻将是从2012年我上任启迪控股总裁之后。起因是2012年12月28日,在深圳与几位清麻高手的一夜之战。与他们比,我是十年不摸牌的生手、弱手,但我赢了很多,而且临局有俯视之感。我认真回顾了这一夜牌局,发现我的打法与传统技法完全不同。

 

  传统麻将要精算,并看下家防上家和盯对家,而我实际是把牌局当成了一种局,用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的思路在打,简单说:

 

  1. 分析各位牌友的位置、打法特点;

 

  2. 精算牌局并分析各位打什么牌;

 

  1. 2. 都是基本的打法;

 

  3. 我会主动打4家牌,即把4人4牌当一副牌打,而不是自顾自牌。我只把自己摸的牌当一部分,其他人的牌与其他牌也是我要打的一部分;

 

  4. 我会为了格局变化,主动支持下家之类,只按格局需要,放牌扣牌,以控局而非控牌为主要目标;不在意每把牌的成败;

 

  3.4. 是一种创新的全新打法,实战效果大赢,我实际上是在 “麻局”上打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,这种打法“心中无敌”。上桌就是“队友”,不求某一把牌的胜负,只求利用各家力量控制牌局,控制推动于我有利的“局”。

 

  实际上,我从2013年初在启迪高管团队中推广“清华麻将”并将规则做了一些去赌性、去手气的修正(包括限额筹码制、分级分差点制、积分制等),正是为了推广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的思想。《论清华麻将在控股型公司治理中的应用》一文,点击阅读已几十万,我不希望读者读偏,才专门写下本篇文章。

 

  3.用清麻演绎推广“格局”思想

 

  (1)“心中无敌”、上桌即友

 

  正常思维,麻将桌上无父子,四方互为敌人,有人因此说,这是中国人内斗劣根性的表现,换个格局思想,如无三人,谁陪你玩,谁输你钱?进一步延伸思考,如果视另三方为协同“队友”,而非做牌“对手”,会将牌局如何演变呢?四家当队友就要站得更高,看得更细,要把四家牌当一家来打,通过喂牌而非扣牌等方式协助其他方,通过有控制,有火候的帮助另三方的1~3方,通过他们更顺利的做牌,实现整体四人格局的有利变更,比如毛泽东用朝战越战为苏联喂牌,邓小平通过越战阿战为美国喂牌,心中无敌,敌为我用,天下无敌。

 

  每个牌手打法不同,个性迥异,既视其为友,无论其牌技高低,牌风优劣,牌势顺逆,都可视为须纳入整体牌局考虑的一个要素,当然无关喜恶,自可心静如水,处乱自然。我上任启迪后,在清华格局中成为一处焦点,如视周边为敌,则四战必危,反之,面对各种敌意行为,我都是从不博弈对抗,全以“队友”之心化解,往往就实现了借敌力助我。人性本无好坏善恶,在不同的格局下,人会有不同的表现。利益不同,善恶才有别,智者应努力改变导致“恶人”围攻的不利格局,而非纠结于人的善恶。在好的格局下,“坏人”也干好事,在不好的格局下,“好人”也干坏事。人无分好坏,自然心中无“敌”。

 

  (2)“抓牌理论”、牌与投资项目无好坏

 

  多元大集团与中小公司有一条鸿沟,中小企业以项目思维为主,大机构以系统思维为上,李嘉诚多次提到“金木水火土”要素互补的投资布局与协同理论,比如百佳超市,利润偏低,占用资本多,回报不理想,一般建议卖掉,而李嘉诚认为,没有超市网,和黄的3G通讯业务就没有渠道等等。

 

  科班出身的CEO,往往有一个认为绝对真理的观念:投资项目就要挣钱,一系列“好”项目堆起来就是好公司。换成系统思维,投资项目如同抓牌,当你要做万字清一色时,手中的一对东风就是垃圾,当牌局有变,一对东风来不及拆,或拆不出去了,该做七对时,一对东风立刻成了宝,所以麻将高手做牌的技巧是“保持多种的可能性”即传统麻技讲的“通变”。同样一副牌,在不同的格局中,能看出或通过出牌打出“可能性”的多少,也就是“格局”能力的体现。牌本身无好坏,项目也无绝对好坏,取决于市场环境或麻局环境允许你打什么样的牌,一堆杂牌可以做“十三不靠”一堆边张可合成巨牌“十三幺”。

 

  大型集团中,根据外部格局,有什么牌打什么牌,有效的组合项目与人力等其它要素,推出不同的组合,就是格局策略协同制胜,而非项目致胜,我在启迪控股提出“立体三螺旋”、“集群式创新”就是这一思想在控股公司商业模式中的应用,“亚都”、“清华阳光”、“乔波冰雪”是我接手的三个准破产公司。按项目理论,应立刻清除,按系统格局,它们三个经过了三年的组合变化却都成了宝。

 

  (3)清麻的战术策略修养

 

  清麻即是博弈的游戏,当然有具体战术修养,本文不再详述,包括通过控制关键牌控制局面的技术,类似阳明说“恰恰”之点,精准的出牌时间与出牌次序,一局牌或多局牌的周期规律与时机把握,不同座位不同队友、性格打法对牌局影响、分析与应对,当日关键牌的多次出现规律等等。

 

  四、麻将与“健康、专注、从容”

 

  阳明先生说,心学要从“事”上磨炼。我的理解,心学并不是一种可以学会的学问,而是一种“佛之空灵、道之玄变、儒之仁厚”三合一的“境界”。事上磨练,就需要有阳明先生被追杀、被流放,九死一生的经历,有孙悟空多年苦学,打家劫舍,大闹天宫,坐穿五指山,西行取经九九八十一难的“事”,常人哪有这么多“事”呢。清华麻将高智商高风险牌局,实际上可以提供令人肾上腺激素大量分泌的各种“事”,因为限额筹码制,分级制、积分制,清麻俱乐部内的输赢极小,往往奋战一夜,输赢在百元级,启迪的高管们很多都是年收入千万级的有钱人,其他队友也都是功成名就的人,但他们打这么小的牌还十分较真,十分投入,废寝忘食,何哉?

 

  中国古代有位圣人“舜”,他爹娶了后妈,生了弟,他家是个典型的麻将格局,后妈上家扣吃扣喝,弟下家抢吃抢喝,爹对家不管不问,后妈后弟多次联合下手害他,如食物下毒,上房抽梯点火等等,舜在此麻局中,如见招拆招,或多种博弈,大概率会失败死掉,就算侥幸赢了,也是家破人亡的惨局,死局,灾局。舜直指人心,“格”清了这个局,他的做法看似奇怪,但首先他明白后妈后弟是图财,爹是有私心,有偏心,不好做。他明确表态,一不要家里一分钱,二是全部劳动所得交家里。看似自毁的出牌,立刻将格局改变,家中亲和,乡里乡亲人人夸赞,因此而被尧发现,成长为“一心为公”的圣人,“人心惟危,人心惟微”,一念之变,一招变局。清麻正是提供了一处修炼灵魂与境界的“事”局,这才是我和队友的心向往之,乐此不疲的内心动力。

 

  心学作为一种境界,古往今来,做到或几乎做到的先贤少之又少,“舜”、“周文王”、“梁武帝萧衍”、“王阳明”、“毛泽东”,还有一位“孙悟空”从石头修成了“圣”。《西游记》作者吴承恩本是阳明心学泰州学派的弟子,这一派认为,贩夫走卒只要用心修炼,人人皆可为圣,即“六亿神州皆尧舜”。一块石头,立志为齐天大圣,到真的成了“斗战胜佛”,可视为心学泰州派的案例教材。

 

  我相信通过清麻达到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,“健康、专注、从容”其实就是心学境界的一种可看可学可做的简易教案。

 

  清麻等任何一种博弈游戏都是一种&**********”,“赌”就是看未来的方向与路线,或者叫做“战略规划”,“博”就是为明确的未来方向路线战略去努力奋斗拼搏,公司、组织、人生、国家不都是广义的赌博吗?

 

  心学境界的高人“舜”、“萧衍”、“王阳明”、“毛泽东”,都是百战百胜的&**********”圣手,也是广义的“赌圣”,心学所揭示的“胜道”是什么?

 

  回到狭义的&**********”,我们从清麻中寻找答案,首先立意上要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,之后呢,主要取决于“运势”。长期靠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,短期一局牌主要靠手气运势,舜、萧、王、毛都有玩玄的时刻,差点运气也会功亏一篑,或身死国灭。

 

  通过多局清麻的分析,我总结了运势三要素:“健康、专注、从容”。

 

  有经验的麻友、棋友、牌友,都能回想起来:
 

  1. 身体不好时容易输

  2. 分心时比如接个电话,比如座位靠近门或走道容易输

  3. 对输赢太在意,胜狂喜,输了砸牌的人基本是输

 

  与他们相反的就是“健康、专注、从容”。

 

  任何的局,只要能真正做到“健康、专注、从容”,运势与胜利就是你的,反之就会有失败,其中最难做的就是“从容”。所有的纠结、焦虑、压力、情绪化,行为走形,都是来自对“结果”,对胜负输赢得失利害的关注,要专注的是牌局与格局变幻中多重要素的变化组合,不能过度关注焦虑的正是得失胜负。我本人自小学业优异,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通读史地及各种内外书刊。在40岁以前的形象是有学问、有能力、有谋略,我一直认为“老子”揭示的玄变之道,就是游刃有余的最高级博弈策略,40岁以前也确实是一路过关斩将功成名就,但因为用心用谋过度,34岁便开始痛风,40岁达到顶点,一年发作10多次,一次特殊的机缘与武夷山泽道法师深谈玄理一日夜,有顿悟之感,从此思想方式,工作方式,生活方式系统转型,实际是一次“脱胎换骨”,直接体现就是痛风不药而愈,打牌突然成为超级高手,随后接管启迪也思想如泉涌,顺心而为,6年增长了近百倍。

 

  与泽道之悟,重点在心、在空,在于认识到了《老子》的局限性,从未看过佛经的我,随手翻看《金刚经》《心经》等,读之流畅,亲切。佛学之空灵与我久厚的道家之玄变,佛学之仁厚三合一的新思想为我带来全新的状态,后来再看阳明心学,也顿时发现实际这就是心学,也对从前不知所云的阳明《传习录》清晰明了了。

 

  没有真正“空”的心境,是绝无可能真正“从容”,当然能做到几分的空就会有几分的从容,再从“空”出发,而理解“心中无敌 ”,再理解舜心中无恨只有爱,理解萧衍包罗佛儒道与唯物主义,理解毛主席要做“六亿神州皆尧舜”的大英雄,才有了根基。

 

  五、心学与清麻与将帅之道

 

  每一位统帅的梦想都是手下强将如云,将星灿烂,千里马常有,伯乐不常有,同样是一个民族,长达几千年里,名将名帅辈出,但真正做到一朝之中名将如云的统帅,只有梁武帝萧衍与毛泽东两人。

 

  萧与毛有许多相似之处:

 

  1. 他俩都是爱读书的一介书生,也都是从书生成为最高领导人,全历史中只有此二人。

 

  2. 在阳明心学产生之前与之后,之前萧也做到了儒道佛三合一,,毛已知是心学思想的发扬光大者。

 

  3. 青壮年时代都丰功伟绩,文治武功,老年后都深居大内,有许多不被理解的政策。

 

  4. 萧晚年推佛实际是推“空”,毛晚年发动文革批林批孔,抑儒推“公”,都是想从文化思想上改造人心,改造民族文化,与阳明所到之处力推移风易俗,攻心中贼,似是一脉相传。

 

  5. 毛与萧都是手下将士如云的统帅,但两人都不是像唐太宗,朱元璋那样的军人领袖,反则都是大书生。

 

  6.毛、萧文治都有巨大褒贬,但武功都备受推崇,既谥“武帝”,也都是汉武帝,魏武帝曹操,光武帝刘秀一级的武功丰采。

 

  心学之于博弈 比如战争,确有过人之处,“与天斗,其乐无穷!与地斗,其乐无穷!与人斗,其乐无穷!”梁武帝毛泽东及阳明都是百战百胜玩对手于股掌之人。

 

  萧与毛另一项成就是培育了一批名将,对比毛与蒋,不能简单结论说黄埔军校不如泥腿子,而更应发现毛不仅是统帅,更是导师,正是他的思想培育出了一众将星,另一段历史现象是日本明治维新时代,以“心学”为主,也造就了东乡平八郎等一众名将。

 

  毛泽东在延安时也常打麻将,并称“麻将、针灸、红楼梦”是中国三宝。萧衍时代只有围棋,萧酷爱围棋,常通宵达旦的下围棋,他本人也是国手水平,毛主席对萧衍也很在意,并对萧之名将韦睿、裴邃、曹景宗多有奖评,对陈庆之更是“心向往之”。

 

  陈庆之并非军人出身,亦非豪门出身,类似于秘书,但是只有他能通宵达旦的陪萧衍下棋近20年,可知棋力够强,也深得萧衍真传,陈庆之第一次带兵五千与太子共同北上,第一次对阵十万,至少说明萧对陈之战力足够自信,否则不必赔上太子。陈带白袍军,一路北上,有攻战有守战有阵战,有对十万,有对百万,以全胜之师打到长安。从北南归后,仍是坐镇之处便安然无恙的柱石。回到原点,陈庆之的主要修炼就是陪萧衍下围棋(当然也有交谈,交流学习),我正是以此为例,认为清麻是启迪的“CEO”培训堂,三年过去了,我至少看到有3位从完全不会打而打到排名前列的如王、龙、文等,每个人都取得了傲人的成就,他们三人分别掌管了启迪科服、亚都、清华阳光。

 

  启迪科服不到3年几乎白手起家,现在是总资产600亿,净资产240亿,旗下既有我国最大最全的环保产业集群(启迪桑德、浦华环保等等),也有全球最大的垂直孵化网(启迪之星等)。

 

  清华阳光三年前接手,亏8000万,几乎破产,三年后总资产100亿,净利5亿,并构建起50多个子公司,全系列清洁能源技术集团,

 

  亚都也经历了已经实际破产,到现在年利润近亿,同时实现空气净化器市场全国第一,校园净水业务全国第一。

 

  结论:麻神也是战神,关键是以麻为具,传播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,健康、专注、从容”。

 

  萧衍与毛主席区别是,萧衍在晋后门阀时代,对门第过于看重,晚年求儒佛道三合一但偏于释佛,并没有完全达到心学的境界。毛主席则坚信泥腿子都可以成为名将,成为圣人。

 

  萧衍这个人很神奇,年轻时,读书优异,是江南才俊之一,同时也热爱围棋成为国手,还热爱玄学占卜之道。禅学始祖达摩是他请来的,并安置于江北珍珠寺(一苇渡江是禅宗踩踏萧衍扬名的虚假宣传)。佛教吃素与香疤制度也是他开创的。同期中国道教集大成者,陶弘景也是他的同学,还是他的“山中宰相”,梁朝的“梁”便是陶弘景所取。他的时代,还出了一位著名的无神论者范缜,写了《神灭论》。他也很包容。

 

  梁武帝曾写下《会三教诗》表达了汇通儒仁佛空道玄的思想,但不彻底。

 

  从心学这种境界,在中国历史的演变看,至少形成了萧衍、王阳明、毛泽东三座高峰。

 

  六、结语:启迪控股是体现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,健康、专注、从容”的第一个案例

 

  启迪控股的6年正是体现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,健康、专注、从容”的第一个战场,第一个案例。

 

  阳明心学玄之又玄,毛主席的老三篇《矛盾论》《实践论》《为人民服务》隐约有心学的影子,又语焉不详。心学只是一种境界之学,而非可学之学问。我提炼出的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”“健康、专注、从容”十二字,正是以事上练的方式进行体会。

 

  启迪控股的六年实践正是这一思想,具体的知行合一的道场。“知行合一”的第一层意思是理论与实践的统一。更准确的含义是“知行如一”,即按良知而行,也按良知而言。言是行的一种。

 

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,世界格局大变,欧美弱而中国崛起,同时全球性的危机,除战争外,只有大规模全球协同的科技创新与战略新兴产业大发展才能治病,因此作为一位在地产时代迅速崛起的创业者,我在2010年明确制定了香港百骏集团向科技创新转型的策略,并以协同的思路,提出“与清华合作,与清华校企合作,与清华校友合作”的协同战略,随后连续投资了校友企业亚都,校企苏州紫光及清华科技园的立业大厦,随后大规模投资启迪(主要是清华科技园),应校方邀请后任启迪总裁主政启迪已6年。

 

  6年间,启迪控股取得了连年翻番倍增的成绩,并建立起全球最大的集群式创新体系等等,核心之道就是心学思想体现的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,健康、专注、从容”

 

  启迪同样是抓住了危机后国内L型经济下滑转型的历史格局,坚定的专注于科技创新与科技新兴产业战略,外部协同推出了“立体三螺旋”“集群式创新”理论,内部协同推出事业合伙人制,及“有效监管、充分授权、阳光激励”的内控制度体系,并在2012年以“尊主权、信赏罚、行一令”的坚定改革决心,完成了格局策略与协同体系的转换,随后的成就也就自然而然。

 

  6年中,我讲了无数的话,未置一稿,甚至在2012年大会上,酒醉失忆后发言40分钟,条理清晰,句句中的,其实正是内心致良知,知行合一的一种状态。既包括按良知而行,也包括按良知而言,良知而非思辩才是我言与行的源泉。

 

  6年里,启迪明确提出要成为幸福企业,成为科技服务领军企业,并明确提出了幸福=成功+分享。每年工作从未提出具体业绩目标,对任何一城一池的得失从未志在必得,甚至南京浦口6亿被套5年,仍从容以对;北京乔波连年亏损仍从容以对;清华阳光巨亏交给启迪仍从容以对。但6年来我始终坚定地以“科技信仰”,专注于科技创新与科技服务。6年,当负债过千亿时,仍保持现金流平稳,不质押任何股票,无任何违约不良,6年从不做思想政治工作,但坚守清华文化,这就是企业的健康,体格与文化都健康。

 

  2012年改革时,内部有剧烈纷争,2015年某兄弟企业多方攻击,2017年巡视整改重压之下,虽然总有风雨,但我仍以良知之心,从容以对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,不以一城一池的得失而焦虑,甚至主动退让了所有“敌人”的攻击与博弈,完全以所有人为“队友”,资“敌”助“敌”,致我胜局。任何外部压力、内部纷争,在我而言,仅仅是一股“能量”。只要愿意上桌打麻将,又不用我三请四邀,就是“队友”,能量越大,只要以从容之心,从容之策,找到“恰恰”之机,即可反手为正,成为助我之力,推动格局向正能量的胜局结局转变。

 

  以狭隘的博弈、得失之心,以初级投资水平、项目思维,总会因为“系统盲点”,无法理解我的想法与做法。只有理解了儒家仁恕之道,理解道家玄变之门,又能将心中得失清空,才能真正领会心学的“光明”境界。

 

  人非圣贤,心学几人,在正确理解的修炼过程中,“格局、策略、协同,健康、专注、从容”12字可视为我对所有人的良知而言。